博爾頓新書《白宮回憶錄》述評

一、《宮闱深深,深幾許》


博爾頓的新書出版命運多舛(總有一大波狠人要把腿插進去,九出一進攪和攪和,年内伍迪·艾倫的自傳《無稽之談》也是這般肉搏到精疲人亡),翻譯也是差強人意。國内報章通行的書名标題是——《事發之室:白宮回憶錄》(The Room Where It Happened—A White House Memoir),最開始報導新書被下限制令時也曾用過——事發的房間等譯法。為什麼不試試“禍起蕭牆”、“應許之地”來微調一下?就好像“禍起蕭蕭,雪花飄飄”、“應許之室”。又或者完全可以用“看得見風景的房間”來套作成:看得到電視的房間?每天都可以花大把的時間坐在西翼的某個地下堡壘裡欣賞自己在電視屏幕上的諸多形象,這絕對是一種偉大的行為藝術和“魔鏡魔鏡,誰最漂亮”的獨孤求敗。一般來說女人是喜歡時常的照照鏡子,但如果時刻都能在索尼屏幕這塊70英寸的大鏡子中看到自己再次偉大,其誘惑是難以抵擋的,即便是力拔山兮氣蓋世,水不利兮喝不進的唐老普也不能幸免。博爾頓這本書明顯是政論,依稀往夢似曾見,燭光斧影兄弟間,憑君莫問王侯事,雪花飄飄北風掀。思果在《翻譯新究》中有個提法,翻譯也許要信達雅,但更要說人話,“好的翻譯是重寫”。好的重寫,就是把博爾頓的牢騷滿腹翻譯成:《宮闱深深,深幾許:白宮回憶錄》。


博爾頓的牢騷是大炮級别的。記得布拉德·皮特曾經在《好萊塢往事》獲獎感言中試圖為老博頭争取一點彈劾作證的時間(題外話,配角皮特有了奧斯卡,主角小李子卻空入寶山,到底誰主沉浮?是《小鬼當家》裡的超級龍套本色出演還是《宮闱深深,深幾許》的男一号開啟自毀模式呢),可惜皮特被酒色掏空了身子骨,耐久力隻是45秒,可謂舉而不堅;而老博頭在衆議院幹脆沒露臉,簡直是早早洩洪、一觸即潰;相比較還是弗洛伊德的8分46秒維護了真男人的尊嚴。話說回來,老博頭的大炮不在于小蝌蚪的絕對數量,而是賴賴唧唧死撐到最後、軟吧啦雞的韌性與堅持。為了申明這一點,老博特意在卷首感謝緻辭後面鄭重引用了威靈頓公爵的一段戰前動員詞——Hard pounding,this,gentlemen.Let’s see who will poud the longest。這個想法和姚雪垠嫁接在《李自成》中那一段是一個意思——兩軍交戰,近身肉搏,誰能撐得住,誰就勝了。這倒也是句大實話,男人可不就是在房間裡撐得久的那位麼?唐老普如果從2016年算起,已經一柱擎天撐足四年,對得住自己的姓氏——Trump(王牌),一旦連任成功,就是男人中的男人了。對了,梅拉尼娅不在的日子會怎麼過的呢?


“Trump is Trump”的提法是博爾頓第一章——“抵達白宮西翼的漫漫征程”中出現的。姓“王牌”,做“王牌”,唐老普就是“王牌”。或許這一章也可以命名為:“西翼漫記”。埃德加·斯諾·愛倫·坡聯名舊作《失竊的匿名信》發布在2018年9月5日的《紐約時報》上,直接激勵拉康鼓搗出嬰兒鏡子理論。龍套電影演員一流主持嘉賓的“美利堅再次偉大”和二流電影明星一流合衆國總統的“美利堅變得偉大”,在某種程度上竟成為拉、齊眼中的鏡花幻象。問蒼茫大地,誰能給出個建牆時間表和萎大的具體形狀?鏡子一旦打破,賈瑞們都會現原形的。


榮、甯二府都是公爵世襲,當然也要逐代邊際遞減了。但巴倫公爵!有什麼樣的貼心父母會給小兒子取名叫公爵(Baron實際是子、男那個級别,個别徳裔人傻傻搞不清楚)?答曰:紐約人唐老普。這基本就是中國人喚兒子作——張阿哥、王後主、李太尉、趙匡胤之流。波斯古教曾把國王的老年形象畫作圖騰固定在禮拜堂半空,被亞曆山大大帝征服後容貌亦被征用,今天則幻化做草花老K,俗稱王牌,這想必就是王牌Trump的淵源吧。最詭異的是,經過多年刻意的漂泊才發現《巴倫周刊》與唐老普的珠胎暗結,也是經過多年以後,才發現“人人都愛的雷蒙德”非常可能是“五月花号”船員上岸後抄襲的德裔美國人姓氏——巴龍。但阿甘正傳(Gump)、愚蠢的(Dumb)、唐老普(Trump)那麼繞嘴,巴龍、巴倫這麼諧音,博爾頓、謝爾頓辣麼招笑,是傻是天真誰又能分個清清楚楚、真真切切呢?......天地~一片~蒼~~~~茫。


且聽下回風吟

推薦文章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