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黑暗中的牢籠

托托和塔克就這樣一蹦一跳又一竄地穿過無數根快速移動的石柱(行人的腿在他們看來或許就是這樣的),到了奧裡克甜點鋪的門口,托托做了一個抹汗的動作,長舒一口氣說:“這個地方還是太危險了,尤其是早上,人們都在趕着去上班的路上。”

“好了塔克,咱們現在去躲在店面轉角的角落裡,你也認真看看,如果有掉落在地上的面包啊或者蛋糕碎屑之類的,咱們就去把它撿回來!哦對了,”托托又補充道:“特别是那些調皮的小男孩,最常一邊拿着蛋糕吃一邊跳來跳去了,有時候能掉好大一塊嘞!”塔克似懂非懂地點點頭,其實心裡還在想着:“店面是什麼,也是人們經常吃的細細長長的東西的一種嗎。”

塔克和托托像兩個小賊一樣,從店鋪牆的拐角偷偷探出兩個小腦袋來,觀察着奧裡克甜點鋪門口人們的一舉一動。“要知道,”托托悄悄地說:“在這種最危險的地方找吃的,一個不留神就可能會被人們踩到或者被哪裡的貓叼了去。”塔克深知當初在夜晚草地上睡着時被抓起來的可怕,所以心情也很緊張,對托托說:“那這樣,你觀察周圍的行人和貓狗,我來看甜點鋪裡出來的人!”托托比了一個ok的手勢,塔克沒看懂,托托就說:“好嘞!”

太陽漸漸在更高的天空中露出了光芒,奈何塔克除了看到從甜點鋪出來的人雙手拎着一個個土黃色的紙袋外,沒有看到任何掉落的東西,而且進入甜點鋪的人也不如早晨那樣多了。

“我覺得咱們等不到有人掉蛋糕塊了!”塔克有點失落地說道:“而且我都快渴死了,好像翅膀都無法扇動了一樣。”雖然早晨還是陰雲漫天沒什麼光亮和熱度,但現在太陽已經基本越過雲層,露出了他圓圓的腦袋,開始播撒光和熱了。托托用手比成扇子不斷扇着,無奈地說:“可能是今天的運氣不太好,那咱們隻好先回去了。”塔克喝了些路邊昨夜還未全幹的雨水,撇了撇嘴,心想“這可是比我家鄉的雨水苦多了!”

兩隻小動物按着原路,東一蹦西一跳地穿過街道,紅綠燈,街角,十字路口,又回到了托托那路邊的排水管道。他們張羅着吃了一些餅幹,托托為塔克接了一杯水(杯子是用礦泉水瓶蓋做的),和他聊了一些關于塔克家鄉的事。

“我可真羨慕你,”托托說道:“有那麼多的好朋友,生活在沒有那麼多人打擾的小村莊附近,是多幸福的一件事呀。”

他們倆就這樣說着,說着,傍晚悄悄來臨了。

喬治鎮匆忙的一天仿佛落下了帷幕,天色漸漸暗了下來,馬路兩旁的霓虹燈星星點點發出光亮,街上的人也漸漸多了起來,汽車的滴滴聲,自行車的鈴铛聲,行人走路的聲音開始混雜起來,塔克仿佛又看到了第一次來夜幕廣場的景象,那是多麼一番繁華絢麗的場景啊!

吃過晚飯後,托托翻了翻他的“儲寶庫”說:“食物有點不夠了,如果後幾天還有連綿雨的話,可能就要餓肚子了。”托托從“儲寶庫”口一滑,跳下來,拍拍手上的塵土說道:“今天晚上該去找點吃的了!塔克一起來嗎?”塔克摸摸自己飽飽的肚子說:“好!”

夜深了,街上的嘈雜聲漸漸減弱,除了路燈和紅綠燈還在兢兢業業地工作外,其他大樓和商鋪的大部分燈光已然悄悄熄滅,城鎮像是睡着了。

塔克和托托出發了。

夜晚涼風習習,讓塔克感覺到很清爽,又有點涼快。相比白天,在夜晚行進,沒有那麼多行人和汽車,還是可以稍稍放松警戒了一天的心的。塔克跟在托托後邊,來到了一個小飯店的後門。

“你聞,有一些蔬菜和火腿腸的味道,”托托說:“你是隻蟋蟀,應該喜歡吃菜葉子什麼的,我去弄一點來,你在這等着,幫我放放風,如果有什麼動靜,你就扇動翅膀,我就出來了。”塔克點點頭說:“一定注意安全呀!”說罷,托托便從飯店後門繞進了處理廢舊食材的地方,順着氣味,往食物那邊走去......

塔克坐在後門外的地上,看着月亮,想起了自己的家鄉,自己以前在能看到月亮的夜晚,常常躺在草地上,拉出一曲悠揚的曲調、樂音,吹着微微的晚風,忘掉所有不開心的事,是多麼愉快的一件事情呀。塔克輕輕閉上了眼睛,深深地呼吸了一口。

突然,塔克聽到了一聲巨大的聲響,像是鐵片砸落在地面的聲音,硬生生把塔克從回憶中拉扯回來。“不好,是從托托的方向傳來的。”塔克冒了一身冷汗。

“救命!塔克!救命!”塔克聽到了托托想喊叫卻又壓着音量的聲音。

塔克飛快地沿着聲音跑去,“托托,你在哪裡!”塔克邊叫邊跑着。在黑暗的小巷裡,沒有什麼光亮的指引,塔克隻得跌跌撞撞地往聲音傳來的方向前進。

“我在這裡!塔克!這是一個陷阱,我被籠子關住了!”托托在黑暗中警告道。

塔克尋聲找到了托托的周圍,這才看到,黑暗中是一個大大的,黑色的,長方形的金屬籠子,籠子邊上有幾根在微弱亮光下閃閃發亮的銀色金屬條,之前像是支撐着的,因為觸碰到什麼地方,才使金屬條拉着的鐵網掉落下來。托托雖然身為一隻經驗老到的老鼠,有很多的覓食經驗,但是在這次如此黑暗的環境下,還是疏忽大意了。

“這可怎麼辦?”塔克驚慌地問道。塔克試着用他全部的力氣擡起那厚重的鐵網,但僅憑一隻蟋蟀小小的力量,終究還是無濟于事。

黑暗中,托托知道,如果天亮之前還不能從這無比嚴密的鐵籠中逃出去,自己面臨的,可能就是失去生命的危險了。但越是緊張害怕,就越是想不出辦法,托托鎮定心态,用力思考着。

“塔克!我想到一個辦法!”托托對籠子外面的塔克說道。

推薦文章

第八章 奇妙重逢

守望丿昨天 05:23

“什麼辦法?”塔克急忙問道。“你在周圍找找有沒有什麼像鎖一樣的東西,”托托在籠子裡對塔克說:“這大東西一定是被什麼鎖住了,如果想把它打開,不能光靠蠻力,打開鎖才有辦法!”籠子的後邊靠着牆,塔克便在籠子的其餘三邊繞了幾圈,仔細尋找着。 ...

第六章 奧裡克甜點鋪

守望丿4天前

在夜裡,塔克夢到了他的姑姑,姑姑摸着他的小腦袋,給他講着故事,塔克很開心,坐在姑姑的旁邊,靜靜地傾聽着,好像真的已經找到了姑姑。在一隻小小的蟋蟀看來,最幸福的事,也許就是能與家人陪伴在一起吧。塔克在夢裡,甜甜地笑了。光亮漸漸從排水管 ...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