餘華《許三觀賣血記》:普通人過好普通的日子,就是最不普通的事

這本小說雖然之前有讀過,但情節記得不那麼清楚了,隻記得當時讀後的感動和震撼,原來小說也可以這樣寫啊。現在重讀,能讀出一些十幾歲時的自己讀不出的東西。真的是超愛他的小說,每一本都愛。

...

1. 不愛講道理,卻把道理講得明明白白。

不知道是不是上學的時候,文學常識背怕了,看到一本正經的文字,大腦就開始自動放空。但讀餘華的小說從來不會,都是很簡單的文字,不刻意、不說教。每讀一句話過去,總是忍不住回頭重讀一遍,回味一下。

在他的小說裡,道理都是明擺着的,很自然,很簡單,比如:

你兒子把我兒子打傷了,我就找你要錢看病。沒錢就搬東西,有錢時再把東西還給你;

不是我親生兒子,我就不能出這個醫藥費,但可以抄家,因為家裡的東西一半屬于親媽(而且你來抄家,我也給你泡茶,這是禮數);

你不是我親兒子,我可以養你對你好,但我賣血的錢不能花在你身上;

你賣血不帶我吃面條,我理解,但我心裡委屈,那誰帶我吃面條誰就是我親爹……

感覺大家都在一個頻道上,都活得很明白。

同樣的故事,别人可能寫一千頁,但作者二百多頁就寫盡了。

大道至簡,說的應該就是這個意思吧。

2. 不适合拍成影視劇。

總覺得,餘華的作品,最适宜的表達方式就是文字。

和很多情節性不強、類似散文的小說不同,他的小說雖然頁數不多,但其實裡面的故事很豐富,很多可以拍的:時代變革、命運轉折、生生死死……拍出來也肯定叫好又叫座。但就是覺得,拍得出“形”,拍不出“神”,裡面最精髓的地方,不能說不能說,一說就沒有了的感覺。

以對話方式寫曆史:一個章節,幾頁,幾段話,就把大煉鋼鐵、人民公社、文化大革命一連串曆史介紹過去了;

但描寫細節,又竭盡所能。細到如何擦眼淚、如何洗臉、如何織精紡毛線衣……

這些都能拍,但就是不如文字看着有滋味。

二百多頁的小說,寫曆史事件不失厚重感,寫家長裡短也充滿煙火氣。

想到他的書被翻譯成那麼多國文字,不知道這種書經過翻譯後,是否還能保留住它的“神”,别國讀者是否能讀懂它的好。

3. 把旁觀者視角進行到底。

作者就好像拿着一個小本本,坐在許三觀家裡,把他家發生的事情、對話如實記錄下來。人物什麼性格,對話就是什麼樣,不鋪墊、不渲染、不褒貶。

看他的書,你感覺,寫作太簡單啦,這些句子我也能寫出來啊(當然隻是感覺而已)。

裡面的人,死就死,活就活,沒其他小說電視劇裡的主角優待。人,不會因為你心善喊魂就活,也不會因為你賣血就死,各自看造化,作者不參與。你在書外看故事,人物在書裡過日子。

作者也不會刻意賣慘、幽默、感動,但你就是能感到深深的悲慘、幽默和感動。

4. 感人不靠生死。

和《活着》不同,《活着》主要在寫死亡,相較之下,這本書算是喜劇了(雖然内容是賣血),但一樣讓讀者看了想哭。可見小說感不感人,并不靠生死。

賣了血吃面條那段,我是又心疼又感動;

為何小勇喊魂那段,我是又生氣又感動;

許玉蘭挨批鬥那段,我是又想笑又感動;

用嘴做菜那段,我是又流口水又感動……

一家人就是這樣,打打鬧鬧,雞飛狗跳,說最狠的話,做最溫暖的事,度過了一個又一個的好的壞的日子。

每次讀餘華的小說,看時會哭,但看後會覺得更幸福。

(觸動的點太多了,先記下這些,以後讀作者的其他小說,再繼續補充吧。)

“爹,你是不是要帶我去吃面條?” 許三觀不再罵一樂了,他突然溫和地說道:“是的。”

...

(喜歡請轉發評論,謝謝~)

一起來讀更多中英文小說吧~

推薦文章

麥家《人生海海》:世事無常,不要失掉心裡的那束光

雨田書房7月6日

讀者知道麥家,多半是從看他小說改編的影視劇開始。我就是先看了電影,再去找他的書來看的。麥家的書,屬于很好讀的那一種類型。讀中文小說,會比英文小說快一些,不用分成幾天看,所以每次看完一本中文小說,都有一種用一天時間跟着書裡的主角過完一 ...

李碧華《霸王别姬》:人間,隻是抹去了脂粉的臉

雨田書房7月4日

第一次讀李碧華,還是在上大學的時候。那個年紀,稀裡糊塗地讀了很多小說,但李碧華的故事從來不曾和其他混在一起,可見辨識度之高。過了這麼多年後,還是忍不住收了一整套。再讀雖然感受、理解又完全不同了,但仍然還是很喜歡。内容可能并不極度深刻 ...

《追風筝的人》:良心債到底要怎麼還

雨田書房7月2日

每次看豆瓣的推薦書單,這本書都是排在第一位。一直好奇這本書到底有什麼過人之處。這次看完,大緻懂了。這樣的小說,内容完整不複雜又有震撼性、曆史背景增添悲情色彩、作者的文字功力又一直在線,受衆面應該是最廣的。雖然是作者的第一部小說,但感 ...

毛姆《人生的枷鎖》:“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間。”

雨田書房7月1日

在小學時,有位成績很好的女生同學,據說4歲的時候就讀過《紅樓夢》了。我當時就想:看看人家,時間一點沒浪費。現在回想起來,才覺得《紅樓夢》可能并不需要四歲的時候就去讀。有些書其實真的不用太急,可以放一放。經曆過、感受過、思考過,再讀也 ...

餘華《兄弟》:不寫鬼神隻寫人

雨田書房6月29日

大概十年前,看過這本書的前半部。具體情節忘了,隻記得其中描寫太殘忍,是一本會引起極度生理不适的小說。現在整本看完發現,前半部确實還是這種感覺,保持着一貫的冷血風格,但後半部不知道要幹嘛。1. 上下部好像兩個人寫的。所以評論也要分開說 ...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