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媽媽,你的出發點和勢力邊界在哪裡?

今天,又因為疫情的事值班。學校被分配管理學校東西兩面的小區。我上午負責在學校東面小區門口站了一上午,除了為人民服務之外,我也有一個很大的思考和收獲。

和我一起值班的夥伴,她的老大上初二,在市裡。我們一邊值班,沒人進出小區的時候,我們就聊聊天。中間,白校長過來視察。看樣子她和白校長也很熟絡的,原來白校長的孩子和她家孩子在一個學校。她誇贊白校長的孩子,我也知道,白校長很會管孩子,孩子很優秀。

白校長說,白浩博都是自己在家學習,不用管。跟他說不能動平闆,他就一下也不會動。女兒上大二,剛回來的時候,常常睡到很晚才起。他就跟孩子們說,誰要是起晚了,一天别吃飯!還有他說每天早上帶孩子們運動,打球。每天拽着他們運動。白校長都是晚上10點睡,早上五點起。

可是我和夥伴還擔心疫情持續很久的話,孩子們在家學習的效果會很差。還有以前的一個同事,孩子初中很厲害,爸爸也辛勤付出,陪伴。高中考的衡中。好像是高考考的人民大學嗎,反正是也不錯的。但是上大學中間聽說,假期回來,也是不起床,玩手機,還嫌自己的電腦不行,嚷着要換。

為什麼有這麼多思考?因為所有白校長做的事,我也都做過,但是三天打魚兩天曬網,所以孩子也是搖搖晃晃,而且還很焦慮。

就拿因為孩子不守規矩,不讓孩子吃飯這件事來說吧。曾經聽到有的教育專家說,可以用不讓吃飯來懲罰孩子,或者說約束孩子。因為好多時候定下的規矩,孩子會挑戰,因為懶待或者什麼不想執行。所以用懲罰吃飯這件事,還是比較有效果的。比如,吃飯的時候不把飯吃完,就罰下頓飯也不要吃了。比如作業做不完不要吃飯。或者沒有按時去扔垃圾,就不要吃飯……

自己曾經也很認同,也積極效仿。有時候有效果,有時候又沒有效果。回想起來有效果的時候,就是溫柔而堅持的執行約定的時候。無效的時候,就是自己升起情緒,讨厭他嫌棄他,不信任他,給他在心裡貼标簽的時候。那個時候都是敵意的懲罰了,怎麼會有很好的回應呢。但是總是不能很好的控制自己。

後來又看到有的專家說,懲罰孩子,不能以取消他的基本人權為辦法,比如吃飯睡覺。可以剝奪他的額外權利,比如玩遊戲,買玩具。又覺得有道理,于是跟孩子說,媽媽再也不會罰你們不能吃飯。而且,越想越覺得這是愛孩子的教育方式,還讨厭鄙視起前一種罰吃飯的方法。而且孩子也越來越大了,要尊重他才行。

可是今天白校長說她女兒上大二,他還用這樣的方式要求孩子,而且還很有效。想想怎麼回事呢?難道上了大學的青年人就可以随便嘛,大人就不能管了嗎?不是的。榜樣型父母,一生都可以要求孩子,而且也會很有效。所以我當下的問題還是要做好己,自己能有追求,把自己定下來,高速轉起來。

然後對待孩子的問題,一是出發點對了,或者說發心是真的為孩子好,那麼罰吃飯也是可行的,而且不會引起反對。今天中午,值班回家,已經很累了。大石也不在家,倆孩子一定是玩遊戲了。不過我回家的時候,大寶在做作業,小寶到處找訓練闆似乎是想運動。我知道他們沒有吃早飯,就馬上拖着疲憊的身體下廚房。大寶能看出來,過來說幫忙,可是讓撕蘑菇,說麻煩,要幫忙淘米。心還是浮躁。

我于是一邊做飯,下了一個命令,“每個人跑兩公裡,否則不許吃飯。”大寶看出我是認真的,乖乖地拿出keep去跑了。小寶一邊看電視,一邊生氣的問“為什麼”俨然一副,不要跑的對抗。我隻說了一次“為了鍛煉身體”,就不再理會他了。炒了三個熱菜,一個涼菜。吃飯的時候,我喊大寶,沒有叫小寶。他也是有骨氣的樣子,也不吱聲,一直看着電視。我和大寶吃着飯。大寶覺得不好意思,一邊說,他不能吃飯,我可不可以獎勵給他一些呀?他夾起一塊雞蛋,走去送到弟弟嘴裡。小寶問“這是什麼”顯然是沒話找話。氣焰小了很多。大寶又說他,媽媽當然是想讓你吃飯的,你快點跑吧。跑完了趕緊來吃飯。我也說,就跑一公裡吧,跑完了趕緊來吃飯。他沒有任何氣焰了,拿起哥哥給的keep,跑起來。一開始跑跑停停,看看電視,跑到餐桌這裡看到豐盛的午餐。馬不停蹄的一會兒跑完了。吃飯的時候,我又再次重複,大寶說過的話,媽媽是不想讓你吃飯嗎?我還跟他們說了,早起和運動的事。問他們為什麼?吃飯睡覺是活着最基本的需求,也是最需要修煉的地方,養成好習慣的地方。還有生命在于運動,運動可以強身健體。有問有答說了好多。隻要你是為了孩子好,孩子是能感受到的,你也是能把形式扭轉的,按照你想要的方式讓事情發展的。

還有一個,我對于孩子睡覺起床這件事居然都管理不好。今年老大都十五虛歲,我真是慚愧。想想原因,開始是自己都沒有意識,會晚睡晚起。後來自己開始早睡早起,也是斷斷續續,自己對自己都不滿意,不能接納,還會一邊埋怨石先生影響一家人。後來自己基本上能做到,又對孩子糾纏不放,催促睡覺,又催促起床。催不起來,就喊石先生催。石先生如果說他們困就讓他們多睡會吧,我也就就賭氣,或者自己沒覺得,自認為是讓他們自己體會一下吧,長長教訓。一邊想着,你是想睡懶覺吧,孩子們不起來麻煩,你也省的麻煩。因為我現在比較能保持界限。但是,教訓過多少次了,都沒能改變。

今天起改變要發生了。因為我清晰的看見了問題的根源,界限。

曾經因為學習到,夫妻如果統一教育理念和步調,孩子就好教育多了。我一直在努力,而且我們在不斷的磨合當中,理念越來越趨于一樣。而且我能平心靜氣地和他讨論孩子的事,他也願意把他的對于孩子的想法和建議跟我讨論了。可是關于早起這件事,我一直在潛意識裡是怨恨的。所謂的放下是表面的。我看到了孩子這麼多年不能養成早起的習慣,因為我一直覺得是石先生沒起好帶頭運用,讓我也不好操作。一邊生他氣一邊還遷就他。又想他可以和自己一起早起,營造好的家庭環境和氛圍。

這何嘗不是一種依賴,一種沒有界限感的表現呢!孩子們沒法選擇爸爸,也沒法選擇媽媽。爸爸給他什麼影響不是他能決定的,那媽媽給他什麼影響,也不是他能決定的。我要守住我的界限,不再幾次三番的說石先生了。我也要完全的擔起我作為媽媽的責任,和使用我作為媽媽的權力。

我完全可以不管石先生的話,要求倆孩子早起運動也陪伴他們。并且罰他們不能吃飯,如果不能做到。把自己當成世界,讓孩子學習自我調整。他會知道早睡才能早起,而自動早睡。我可以不必非要和石先生達成一緻,再去管孩子。我認為對,他不作為,我就行動就行!為了孩子好,孩子知道!

推薦文章

育兒日記(7)

快樂的阿文5月20日

昨天中午,我午休時喊小寶一起午休。讓大寶刷碗,刷完了,就做作業。為了防止小寶睡不着,我讓他那本書,在我身邊,他困的話,看書就能睡着了。也防止他等我睡着的時候,跑出去。躺在床上我還是不放心,喊大寶“刷碗了嗎?”幾次之後,終于聽到了刷碗 ...

育兒日記(6)

快樂的阿文5月19日

昨天早上,石先生仍然在六點起來,幫忙把大寶叫起來,然後他就又上床了。一邊喊着讓大寶快點早讀起來。可是大寶偏偏是張不開嘴,就在沙發上窩着,拿着手機說是看老師發的信息。我心地生氣,但一轉念,說“起來吧,我們一人做飯,一人陪孩子讀書怎樣? ...

育兒日記(4)

快樂的阿文5月16日

昨日,因為石先生的助力,大寶按時起了床,早讀課一會兒。早飯也吃了。上午的課語數外都聽課了,最後一節曆史課沒有聽。孩子他覺得曆史是副科。因為瞌睡,聽了一節語文課,爸爸說讓他去睡10分鐘,然後,石先生又問我要不要叫他起來。有了以前的教訓 ...

念頭轉,世界變43

快樂的阿文5月15日

小寶昨晚睡覺晚了,我按照他自己說的六點起床,去叫他,他沒有醒。但是六點半自己從屋裡出來,沒有穿褲子,就坐在椅子上跟我生氣,“媽媽,讓你六點叫我的,你不叫!”在兩個孩子長大的過程中,這樣的情景有無數次了,尤其是老大。我曾經的念頭和語言 ...

育兒日記(2)

快樂的阿文5月14日

昨天大寶仍然沒有按時早起,所以應該是繼續一天不能吃飯。晚上做了韭菜雞蛋餡餅,第一次做。其實是和是和石先生說了,我不讓孩子吃飯,但是如果他做,我就不管。滿心想着石先生做晚飯,因為大寶早上沒起中午沒吃飯。結果他很晚才回來。回來就喊大寶吃 ...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