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父母快樂的心回家(修改稿)

作者王立虎

      接父母來城裡生活已是半年有餘,一是覺得父母年紀大了,子女都不在身邊也不放心,再說現在生活條件好了,房子也挺寬裕,接他們來享享清福;二來也是有些私心,讓他們幫我接接孩子,做做飯,多年來總覺得還是父母做的飯最好吃。剛來的時候,父母很開心忙前忙後,爺(我們這地方管父親叫爺)是後勤保障部長,負責采購蔬菜水果日常用品,按時按點接送孩子。娘為副部長,把家裡衛生打掃地幹幹淨淨,家務安排的井井有條,可以說父母做的多了,家裡的事情都不用我和老婆操心了,老婆戲稱父母是“史上最實用的家庭管家兼貼心保姆”。   

    年後疫情吃緊,一家人宅在家,吃好的喝好的。孩子也不用接送,這會老倆不用手忙腳亂了。可得讓老倆好好歇歇了。三月份,疫情基本穩定,我和老婆也複工上班了,可我最近發現,老倆好像“得了病”。特别是老娘像變了個人似的,變得少言寡語了,有時候現在陽台上望着窗外發呆,我心思着是不是那個地方沒伺候好,或者大大咧咧的老婆口無遮攔說錯了什麼話得罪了老倆。

      私下問起爺怎麼回事,也開始還不肯說,一杯酒下肚,話匣子就打開了,爺偷偷地跟我說:“您娘不讓說,其實我們來到城裡,生活是不錯,你小兩口也對俺老倆挺好。”

    沒等爺說完,我就着急地又問:“那為什麼你倆最近變了個樣?感覺你們好像不願意在這裡住了,心不在焉的。做小的有什麼做的不妥的和我說說,話語不對的地方您老倆多擔待。”

      爺呡了一口酒接着說:“其實,您娘想家了,這裡隻是你們的家,我們來到這個小縣城你這個家,其實一直都是在演戲,裝着挺享福的樣子,整天看起來嘻嘻哈哈、無憂無慮的樣子。其實你想想您娘又大字不識幾個,實在是無法和上下樓說上話,直接不在一個調上,所以就顯得寡言少語了。”

      爺又說:“您娘常常和我念叨在老家生活的種種好處,也常常懷念她那些相處了大半輩子的左鄰右舍老姐妹們。特别是開春了,俺老倆天天挂念老家裡那一畝三分地,這塊地該種啥了,那塊地是不是該拾掇拾掇種菜了,我還有電視陪着,您娘就不行天天念叨過來念叨過去,吃不好睡不好,再這樣下去,您娘非得病不可了。”

      原來如此,我和老婆在這個小城市生活了快二十年了,基本适應小縣城的生活了,老人顯然不行,農村才是他們的家,老家就是他們的根,老家的左鄰右裡就是他們的親人。想來倍感慚愧,父母老了,還在為了讓子女過幸福安逸生活,将自己的心事委屈地掩蓋起來陪着我們,在這城裡過着完全不習慣的生活。想來倍感内疚,最近剛剛複工,事事比較多,忙得焦頭爛額,壓力陡增,心情也差了許多,回到家裡,看什麼都不順眼,把最狠的話獻給了最親的人,看見老娘做些不合口味的飯菜鹹了淡了,看到老娘窮日子過怕了連一隻破舊的方便袋都不舍的丢棄的樣子,怒形于色,想都沒想,就大聲責怪了等等,爺告訴我說,好幾次您娘都躲在陽台的角落裡偷偷的暗自流淚呢。

        我不禁自責起來,都怪自己雖是好心卻不理解老人的内心世界。還自以為接他們來城裡是享清福過好日子,現在明白了,原來是自私的我硬生生把父母的快樂生活給綁架了,關進了城裡這座樓房的囚牢裡了。

      我倒滿了一盅酒,恭敬的端給了爺,然後給自己也倒了一盅,陪着父親喝着酒,我猛地喝了一大口,眼裡一下子嗆出了淚水,滿懷歉意地跟父親說:“都怪兒子這麼大了還不懂你們那顆快樂的心原來在老家,讓您老倆受委屈了。”

      爺欣喜地接過這盅酒,也一飲而盡,笑着看着我說:“你也别太自責了,農村做父母的都這樣的賤命,住城裡樓房總不習慣,知道你們也是為了我們好,不過我和您娘就是都希望回農村生活,回到我們再熟悉不過的地方,過我們早已習慣了的田園生活,那裡是我們的根,我們這些老樹不能沒有根,還有村裡有着我們多年來老少爺們之間的的那份情誼。”

爺又呡了一口帶着響聲的酒,喝酒嘴上帶響聲肯定要說興奮的喜事,這是多年來爺養成的習慣,喝悶酒是不帶聲的。果然是老爺子有些激動的說:“還有關鍵是現在農村的生活并不比城裡差了,現在是新農村新風貌,道路是村村通戶戶通,路旁綠化連成線,庭院文化美到家,建設了老年人跳舞小廣場,娛樂活動室。老百姓生活多姿多彩,日子過得有滋有味。”話說到這份上,父母的心思我是徹底明白了。

      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就将父母先行送回了農村老家,送回了他們的老窩,然後趕回城裡上班。回來的時候,突然覺得自己輕松了好多,慶幸自己早明白過來,解放了父母也釋放了自己。

      再次回老家看望父母的時候,父親正和一群老少爺們開心的侃大山聊國家大事呢,看到我一家回來了,高興得像小孩似的:“走走,我領着你去菜園找您娘去。”菜園就在我家屋後,遠遠的就看見我娘在菜園裡撅着腚、彎着腰幹的熱火朝天,忙得我們到跟前了都不知道。女兒調皮地大喊一聲:“奶奶,我們來看你了”。倒把老娘吓了一跳,轉過身看見我們,滿是皺紋的臉上笑開了花,氣色比在城裡時好看多了,趕忙一把拉過女兒攬在懷裡,疼愛有加。

      這塊菜園,或許就是父母的樂園,每天要來看看,擺弄一下。菜園不大但種的樣數不少,時令蔬菜都種點。自己吃不完,常常打電話叫我們回來拉,每次回去都把後箱裝的滿滿的。再多了吃不完便樂呵呵地拎着一籃子一籃子的菜,送到俺大娘二嬸子街坊四鄰家分分吃。特别是村裡的孤寡老人,父母定是忘不了的。父母這種舍得心,其實就是心腸好心态好,老倆種的不是菜,是分享快樂分享收獲的喜悅。

      父母快樂的心永遠在農村。站在菜園裡,看看周圍有不少的一塊一塊的菜園子,或者大都和我父母一樣的情結吧,深呼吸一口氣,空氣真好,天藍藍的,菜綠油油,或許等我老了,也渴望回歸這樣的田園生活吧!

推薦文章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