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腦癱”風波——《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你已經一歲半了,還不能獨立行走,很多小朋友九、十個月就可以走的很穩了,可你翻身、坐、爬都比很多小朋友晚,媽媽心裡有所準備,你走路肯定也會相對較晚。但是,你30天内,走路沒有任何進步,沒有改變,媽媽百度了一些資料,很多都說是“腦癱的症狀”,應該做康複和治療。

媽媽看到這些,雖然嘴上不說,心裡很着急,如五雷轟頂,如果是真的,我怎麼面對你是“腦癱”的現實呢。你的腳落在地上,确實感覺很無力,加上各方面發育都比同齡人晚很多,我開始懷疑是不是真的,一直不敢帶你去醫院檢查,很怕醫生真的告訴我什麼,我無法面對。媽媽一方面懷疑着,一方面看看你的眼睛,回憶着平時和你的互動,我怎麼也不相信,你是腦癱。

該面對的,始終要面對。八一軍總醫院要求住過暖箱的孩子要定期複查,等你姥姥姥爺從國外旅遊回來,我們按照醫院的要求把你帶去,媽媽的内心特别忐忑,不知道要面對什麼。不出所料,醫生雖然沒有直接判你為腦癱,但是要求我們定期帶你來醫院做一種幫助腦癱兒童康複的體操,每周1-2次,加強腿部肌肉訓練和四肢協調,還要給你進行核磁檢查,看腦部是否異常,并且已經把檢查用的安眠藥開完了。核磁檢查需要預約,等檢查前再交費,但是安眠藥我們已經拿到了手上,醫生讓下次檢查前,給你喂下,這樣檢查過程你會很安靜。

媽媽的心在滴血,已經沒有眼淚了。我們把你抱到康複室,看了看裡面的孩子,都是一看就有明顯腦癱面相的寶寶,媽媽怎麼也不相信,你和他們一樣。裡面的孩子被護士做康複時,按壓的哭天喊地,他們的媽媽隻能在旁邊恨心看着。我想:她難道不心疼自己的孩子嗎?肯定心疼。可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好起來,隻能煎熬着。看到裡面的媽媽們,我的眼淚流下來了,我怎麼也不願意讓你去受罪。媽媽淚水模糊的看着你,你對我笑着好甜好甜。姥姥向前台詢問了康複的時間和次數,85元一次,每周兩次。

此時,媽媽問自己,我為什麼要花錢讓我的孩子來受罪,媽媽抱起你和姥姥說:我們回家。核磁不預約了,把已經取好的安眠藥給扔進了垃圾桶,就像沒聽過醫生的話一樣。如果你真是腦癱,我跑不了,我一點辦法沒有,媽媽決定再給你三個月的時間,更是給自己的時間,如果你還不能獨自行走,媽媽認命了,我面對一切。媽媽始終覺得,你隻是比所謂的“正常情況”晚一點,沒有任何問題,你隻是有自己的成長時間,怎麼了!

媽媽内心的怒火,讓我堅定的把你抱回了家。三個月,也是我給自己最後的期限,更是無論如何都要面對現實的時候。雖然我們沒有進行任何後續檢查和康複,但并不代表媽媽和爸爸不努力訓練你,我們比以往更加重視你的走路問題,每天加強訓練。媽媽白天為你進行蹬腿訓練,盡量放開牽着你的手,讓你感覺到自己處于平衡是什麼感覺,鼓勵你,呵護着你往前走。晚上,爸爸回來,我們一人一邊,讓你短暫的走向爸爸,再走向我。雖然這個遊戲我們一直玩,但是逐漸把遊戲變成了訓練項目,盡量拉長你走的距離。兩個月後,媽媽可以明顯感覺你進步很多,可以單手牽着你走了,雖然不是太遠,你可比以前走的好多了。

五一的時候,我們把你帶回老家去看爺爺奶奶。家裡給你補辦了生日宴,很多親戚都竊竊私語,小聲說着你為什麼這麼大了,還不會走路。有的跑過來問我:都這麼大了,還不會走路啊!媽媽隻能溫和的回應:是,她走路有點晚。每一次回答這些問題,媽媽的心都像刀割一樣疼,而且還有一股怒火在呐喊:為什麼一個孩子不能有自己的成長規律呢?一定要按照别人的想法,什麼時候會坐,什麼走路,什麼時候會說話,她不是機器人。可是媽媽不想解釋什麼,畢竟你确實還不能獨立行走,聽到任何聲音都是正常的,媽媽替你抵擋任何說法,之後全然的相信:“你可以”。那時,我在思考,你需要一個什麼樣的媽媽?我要當你的大傘,讓你按照自己的節奏去長大,不被任何外界因素影響,那麼首先,對待我聽到的任何聲音,我自己的情緒和心情,先要不被影響,這樣才不會傳遞給你,保護好你,才能讓你真正感受到我對你的信任。

由于家裡親戚的孩子有腦癱先例,經過多年的治療已經恢複的很好,便介紹了一家有名的醫院給我們,本來媽媽反對帶你去,但是爸爸也很着急你的走路問題,他想說:就看一看,看完我們就回北京了。媽媽同意帶着你去看,但是我和他事先商量好,一切都要回北京再決定,無論聽到什麼,聽完回北京,不做任何決定。

我們是晚上的火車回北京,下午的時候親戚帶着咱們三口來到了醫院。因為是親戚的老同學,不用挂号,醫生直接看了你的腳和腿,告訴我們:這個孩子的腳沒有足弓,是平的,而且腿明顯無力,已經很嚴重了。中間也提到了做核磁的問題,媽媽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心裡崩潰到了極點。可當他說出你需要穿戴一種矯正鞋,費用在一千八到三千六不等時,我突然明白了什麼。溫和的謝過醫生,講明當晚的火車,時間太短,先不進行矯正,如果有需要,回北京再聯系訂做。醫生雖然面色有些不悅,但也沒有辦法。為了緩和尴尬,我們象征性的給你留了腳印,當作資料留存,随後我們三口踏上了回北京的火車。

回來的路上,我和你爸說:再給我和孩子一個月的時間,如果她還不能獨立走,你說怎麼辦,怎麼治療,我都聽你的,二話不說,但是在這一個月之内,你都聽我的,不許說一個不字。雖然和爸爸達成了一緻,說實話,媽媽心裡特别不踏實,要獨自面對關于你走路的問題,我甚至都不知道未來等待我的究竟是什麼,我很惶恐,我很害怕,但是此時,我要保護你,信任你,我必需堅強。

我百度查詢了關于醫生說你沒有“足弓”的說法,其實孩子小時候全都沒有,但是時常被誤診為“問題”,小孩子通過逐漸的練習,足弓就會出來,話說有一些孩子,直到成年也沒有足弓,但那并不影響孩子走路。

五一假期,我們從老家回到北京後,媽媽的心口每天都像堵了一塊大石頭,頭上懸着一把劍,我隻能加強你的各項訓練,盼望着你可以獨立行走,走的穩。媽媽甚至每天在心裡祝福你,為你祈禱,希望老天保佑我的孩子可以獨立走路,我相信她可以。

寶貝兒,媽媽此時想告訴你,你太優秀了,太給力了,就在媽媽承諾爸爸給我們最後一個月的這段時間,你會走了,而且越走越好。你通過努力,不斷的練習,摔倒再站起,再摔倒再站起,在一歲八個多月的時候,正式可以獨立行走了,不用牽手,走的很穩。媽媽懸着的心落地了,媽媽的煎熬沒有白等,媽媽的信任沒有白費。 2015年6月22号,你正式獨立行走了,媽媽帶你去了附近的小花園,當你向我奔跑着走過來的時候,媽媽把你摟在懷裡痛哭了一場,你幫我擦着眼淚,周圍沒有任何人,隻有我們兩個人。媽媽今天想告訴你:你值得我相信,你有自己的成長節奏,你可以,你很可以。

這件事情随着你可以獨立行走,慢慢過去了,但是在媽媽心裡永遠記得内心煎熬的日日夜夜,媽媽也對你更多了一分了解,你有自己的成長方式,你并不比任何人差,你很優秀,媽媽見證了你努力的樣子,你不斷練習的樣子。媽媽想告訴你,在以後,你盡管按照自己的節奏去生長,媽媽永遠做你的大傘,把任何不理解你的聲音在我這裡消融掉,這是媽媽愛你的方式之一。

通過這件事媽媽更想告訴你,自己有獨立的判斷多麼重要,因為每個人說出的話,都是站在他們的角度和需求去講,你如果無法了解一件事的更多信息,你就會被整個事情牽着鼻子走,被他人左右着。媽媽希望你将來是一個有獨立思考和判斷力的人,并且我也會不斷的對你進行訓練,讓你擁有這項能力。

推薦文章

貪戀黑夜的美——《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聽雨時的琪昨天 14:03

黑夜,遠離了白天的喧嚣,一切都安靜下來。媽媽泡上一壺茶,讀一本好書,有時耳畔響起鋼琴的旋律。你睡了,爸爸也睡了,這時的黑夜,仿佛是送給我一個人的禮物。你還是小嬰兒的時候,對白天黑夜沒有概念,生活沒有規律,一切都用啼哭表達,媽媽隻能跟 ...

你未曾謀面的三位親人——《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聽雨時的琪1天前

你知道嗎?太姥姥是與你有短暫交集的一位親人,雖然她在你八個月的時候離開了,但是你們曾經見過,她看到過你的微笑,你咿呀學語的可愛。而有三位親人,他們在你出生前很多年就已經離開了這個世界,他們是媽媽這邊的親人,分别是:你的太姥爺,太爺爺 ...

收下你的壞脾氣——《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聽雨時的琪2天前

從你一出生,媽媽就開始學着與你相處。這是我第一次做媽媽,沒有任何經驗,我隻能通過閱讀很多親子類書籍、聽書、網課,去學習如何做一個好媽媽,但是我不會完全依賴這些前人的經驗,而要根據你的情況去結合,并且加入一些自己的思考。你從小脾氣有點 ...

三不翻六不坐八不爬——《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聽雨時的琪5天前

三翻六坐八爬,是咱們老話總結出的嬰兒成長規律,小孩在三個月大時大部分都可以翻身了,在六個月大時可以獨立坐着和大人玩了,在第八個月大時,就會滿屋爬了。而你,不走尋常路,從來就沒有按照普遍規律來成長,你有着自己的節奏。你三個月時,依然不 ...

你讓“廢品”又活了——《你生命的前七年》連載

聽雨時的琪6天前

有一段時間,咱們家像垃圾場一樣,什麼塑料瓶、紙箱子、小破繩,在你眼睛裡都是寶貝。媽媽眼睛裡沒用的廢品,在你的奇思妙想下,都重新煥發了生機。每天你都鬧着讓我陪你做手工,隻要在家裡問你玩什麼,你一定說:“做手工”。媽媽真的不知道做什麼手 ...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