浮華背後

文/果果寶兒

圖/網絡(侵删)

...

圖片來自網絡

人說,男女間的情感在婚姻裡将随着各種不特定的因素發生質變。物質提升了,欲望也與之膨脹。

遺忘似乎是個極好的東西,總在合适的時機為其提供行為的不一,那根道德的标尺在欲蓋迷彰中亦将人性的某些不堪隐匿去了。

相伴到老,是緣。相愛相守,亦是福。塵世間的男女,在婚姻的圍城裡體會着不同的苦樂。有人哭亦有人笑,有人以旁觀者的視角看着人群中的模範夫妻,恨不能将其代入其中,感受那般幸福的味道;有人在“相敬如賓”的相處裡,做着不為伴侶所知的雲雲。

财富是個好東西,能使人添之自信,亦使人戴着面具過活。它能滋生人欲滿足的諸多事物,為此尋就着它的方向将本就躁動的心飛出了圍城外。

這時,有個聲音在說,錢真不是個東西,它将原本的那個人變之與陳世美一般;另一個聲音亦在說,那可不是,想要不變壞,不要太有錢。

于是,兩種聲音摻和着為一個共同的感歎:錢錢錢哪!

金錢為之困惑,不解緣何為主人提供了諸多的财富,為其增至了各種物質所需,給予了提升檔次的條件,到終還是它的不是?

到底是财富的問題,還是其本身的欲望使然?價值觀的缺失?人性的喜新厭舊之根?虛榮所緻?

老子說,“音聲之相和也”,人生在世,所有的名譽,财富,都隻是一種暫時的标簽。那些在欲望的溝壑裡将忠誠棄于腳下的些些,在時間的長河裡終會以它的本目還予。

享受财富帶來的各種美好生活,既是人之所想,在财富的變遷裡,将婚姻的底線抛之卻之的人,在視角的短距裡體會着刺激帶來的精神沖擊,在自我催眠中亦在同類的吹捧裡揮霍着淺短的人生。

人心之不足,總在欲望的高度驅使下将其陷入泥潭。那當是個舒适的溫柔鄉,比之似左手摸右手中居室的伴侶,那當有之天壤之别。

于是,繼續着為外的酒醉金迷,香肩玉抱,待到夜黑靜月,從一個新鮮的人兒那裡重回至另一個被其口頭挂之避風港的家中。

那裡有一個知性的妻子,有兩個可愛的孩子,亦有為其點燈到他歸的暖光。無論多晚,那盞燈始終以它的執着照亮着整個居室,一如他的妻子一般,坐于客廳一角靜靜地守候……

她不知嗎?

女性的天生敏感并不是子虛烏有,她不願陷入往年的那般無緒中。

那年,還懷着身孕的她,挺着七八個月的大肚,在附近的花園裡散步。她以為見花了眼,他在長廊處貼着手機話聊,她從他那兒看到了兩種交錯的神情。

她以為是公司遇到了困難,在此之前也有過。她體諒他的不易。

然,短信上暧昧的聊天記錄在她不經意間發覺。

惶恐暴露了她的所想,他到底還是與那些商人無異。她想。

事業剛有了成績,他的不堪就在她的眼皮底下顯露。

冷戰的過程,友人調解的種種,隻願這些記憶能從她的腦裡消了,散去。

有人說,婚姻的背叛隻有0次和100次,很不幸,她是後者。

往後的幾年,她将精力放至兩孩和自己的事業上。餘下對他,也隻不過是想到的辛酸罷了。

中年成功男子,流連于晚宴,酒會,夜店裡, 碰之遇之的嬌豔女子何其多?

與其同室而住,互挽親昵的女子也隻是其間的某一個吧。

青春歲月裡,他追她。

在人群裡,他隻是平凡的路人甲,她是校内的才女。

她說:如果有一天,你不愛我了,請告訴我。

他說:不會有那麼一天。

她又說:如果外面有人了,請告訴我。我不想最後一個知道。

他說:打死我,也不會做那種事。

青春歲月裡,他說的話,還在耳旁萦繞左右。


寫給已經成功或正走在謂之成功路上,那些追逐聲色犬馬的諸多“君子”。老子說,“生之畜之,生而弗有,長而弗宰也,是謂玄德”。老祖宗傳下的道德種種,應惜之,亦踐之。違背人倫,當是不該。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