鏡像神經元的“神話”

...

提到鏡像,我們很容易就能理解今天的内容,沒錯,就是模仿。

其實,我們每個人都是演員,不停的模仿不同的人,不同的角色,即使是新生兒也是一樣。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我家寶寶第一次吐舌頭,那時的她還隻有個2多月,從最開始盯着你看,到嘗試伸出她的舌頭,使我震驚于小小的她就已經開始了模仿的步伐。

當孩子模仿他們的照顧者時,他們已經可以非常深刻地理解這些行為的目的和意義了。但模仿并不僅僅是理解别人在做什麼,它還涉及借鑒他人的做法,然後将其添加到自己的“表演曲目”中,并重新演繹。

當我們模仿别人時,在某種程度上,我們真切地成了那些人。即使是成年人,也會經曆“冒名頂替綜合征”:你感到自己并不是一個真正有能力的大人,而隻是在模仿周圍的其他人。有趣的是,即使你隻是在模仿,你也表現得和其他有能力的人一模一樣。事實上,冒名頂替綜合征的治療方法,就是認識到其他所有人也都是冒名頂替者。

孩子究竟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模仿的呢?早在1978年,心理學家安德魯·梅爾佐夫(Andrew Meltzoff)就發現,特别小的嬰兒就會模仿其他人的面部表情,就連新生兒都會。

模仿看似很簡單。你可能會認為模仿是自然發生的,不需要太多的思考或知識。模仿者隻是以某種方式無意識地重現了另一個人的行為,而并沒有真正地理解這種行為。

作者提出了一個新名詞:“鏡像神經元”。這類神經元可以在兩種條件下被激活:一是當動物做出某個動作的時候,二是當它看到其他動物做出相似動作的時候。這種觀點認為,人類的很多複雜行為都可以用這種簡單的神經機制來解釋,包括模仿、共情、利他行為和言語。由此引申出,正是鏡像神經元連接了我們和他人。

事實上,我們知道大腦中幾乎所有的東西,尤其是單個神經元的調整,都是由經驗塑造的。每當我們學到什麼新東西,我們的大腦都會發生物理上的改變。

孩子也是一樣。當嬰幼兒模仿他人時,他們所做的遠不隻是簡單的重複。模仿有助于孩子學習兩件重要的事情:一方面可以了解物體是怎麼工作的,另一方面可以了解人是怎麼工作的。

無論是在身體上還是心理上,工具的使用都需要因果知識。你需要了解做一件事會如何導緻另外一件事的發生。這是最基礎也是最難掌握的知識之一。而模仿就被證明是一種很有效的學習因果知識的形式。

有兩種方法可以學習因果知識:一種是通過反複試錯,另一種是觀察其他人或事件。

這裡我就不詳細說試錯了,因為這是最基本的了解新事物的方法。比試錯更先進的方法就是模仿。

幼兒并不隻是模仿任何發生了的行為,他們模仿的是導緻有趣結果發生的行為。這種模仿行為也超越了試錯的學習方式。孩子們實際上并不需要親自嘗試兩種方式,他們從實驗者成功和不成功的嘗試中很快就學到了知識。

孩子們會假設,因果關系都是因為一些人所做的事情而導緻的結果。觀察他人,并從他們的行為結果中找出因果關系,是這些孩子學習如何自己做事的核心方式。當完全相同的事情發生時,如果沒有實驗者的具體行動,孩子就不太可能從中學到東西。

孩子會通過模仿來弄清楚工具是如何使用和工作的。他們隻模仿有效的行為,不會模仿無效的行為。但他們并不會模仿他們看到的另一個人所做的一切,甚至不會模仿他們看到的另一個人所做的一切有效的行為。他們隻模仿故意的行為。他們試圖重現演員想要做的事,而不僅僅是動作本身。

假設你向孩子展示某人故意在做某件事,比如按下按鈕後盒子打開了,或是偶然地做着同樣的事情,比如不小心觸碰到盒子或接觸到按鈕。那麼,比起無心的行為,一歲的孩子15更可能去模仿故意去做的行為。

孩子還會以其他方式理解這個人的意圖。比如說,如果你向一個18個月大的孩子展示一個人嘗試把一個玩具啞鈴的兩部分拆開,但沒有成功,他的手指每次都會從兩端滑落。那麼,孩子不會去模仿這個人手指滑落的動作,相反,他們會去模仿比較智能的那部分:親自嘗試将玩具拆開。

但就像孩子不會從自動移動的汽車那裡學習一樣,如果他們看到一個機器人用鉗子在輕觸玩具的兩端,他們就不會去嘗試将玩具拆開,即使機器人的動作和人的動作完全一樣,也是如此。這裡的關鍵是,做動作的必須是人。

孩子模仿的是行動的目标而不是行動本身。他們假定實驗者是在努力提高效率,因此,他們通過調整自己的行為來接近目标和意圖。當然,他們也會将統計的數據和概率考慮在内。

所有這些都依次讓我們了解到,模仿是一種特别強大而有用的方式,用來學習工具是如何工作的,從攪拌機到掃帚,到奇怪的碰撞機,再到iPhone手機,觀察他人可以讓孩子理解并掌握哪些動作是最重要的。

添加新評論

暱稱
郵箱
網站